欢迎来到南京艺术学院——双馨网
当前位置:首页  推荐阅读

践行焦裕禄精神的好校长——张伟相关事迹

发布者:nysxw发布时间:2014-05-15浏览次数:2171

  编者按:

  他把一所农村薄弱校办成“名校”;去世前两个多小时,他还在巡视学生晚自习;他有两个未了的心愿:陪母亲去医院做手术后的复查,陪上高三的女儿好好吃顿饭。他叫张伟,河南省郸城县一名普通的农村校长。3月17日晚,河南省周口市郸城县秋渠一中校长张伟在工作岗位上因过度劳累引起突发脑干出血,经全力抢救无效,不幸去世,年仅42岁。张伟同志忠诚于党的教育事业,20年如一日辛勤工作在农村教育第一线,心系师生,艰苦创业,教书育人,无私奉献,被广大师生和群众誉为“践行焦裕禄精神的好校长”。近日,“践行焦裕禄精神的好校长”张伟同志的先进事迹广为流传,成为广大教师的榜样和楷模。教育部党组也于4月3日下发通知,决定在教育系统深入开展向“践行焦裕禄精神的好校长”张伟同志学习活动。省教育厅也于5月12日发文号召全省教育系统深入开展向张伟同志学习。

  学校党委和行政号召广大教职员工认真学习张伟同志的精神实质,立足岗位,敬业奉献,模范履行教书育人的神圣职责,切实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将焦裕禄精神发扬光大,办人民满意的教育。

  附:张伟相关事迹报道:

张伟:倒在办公室的农村校长

  张伟为留守儿童发放慰问品。资料图片

  他把一所农村薄弱校办成“名校”;去世前两个多小时,他还在巡视学生晚自习;他有两个未了的心愿:陪母亲去医院做手术后的复查,陪上高三的女儿好好吃顿饭。他叫张伟,河南省郸城县一名普通的农村校长。

  3月17日,20点10分,一辆120救护车呼啸着从河南省周口市郸城县秋渠一中驶出,朝县人民医院方向急驶。

  20点30分,县人民医院选调最好的医生、最好的设备,检查、会诊、治疗,努力想留住患者生命。

  22点10分,患者与世长辞。郸城县秋渠一中校长张伟就这样走完了他42年的一生。本来计划在晚上召开的学校领导班子会,成了他最后的“遗憾”。

  生命的最后3天

  时光追溯到张伟生命的最后3天。

  3月15日,周六,张伟和校党支部副书记张洪涛,一整天都在和工人们一起修整学校女生宿舍楼前的水泥地坪。

  3月16日,周日,白天,张伟指导九年级学生做中招考试分组实验练习;晚上,和九年级教师王增录值夜班,处理一起七、八年级学生纠纷,一直到第二天凌晨1点17分。

  3月17日,周一,上午8点半到9点半,张伟和学校政教主任刘锦华共同处理前一天晚上未处理到位的学生纠纷;上午10点,他参加每周一上午必须召开的九年级教师中招复习备考会;16点,召开全体教师会;17点,召开全体班主任会;19点40分,他最后一次到教学楼巡视各班晚自习之后,在学校值班室倒了一杯开水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准备参加20点20分召开的校领导班子会。

  19点53分,几分钟前还陪同在各班检查的张洪涛突然接到张伟的电话,说自己不舒服,张洪涛赶到时,见他坐在办公椅上,身体伏在办公桌上。从这一刻起,张伟就再也没有睁开眼睛,再也没说一句话。同事们把他连同他的办公椅一起抬上了救护车,经医生诊断,张伟系脑干出血,医治无效,永远离开了他挚爱的教育事业。

  让薄弱校翻身

  1994年,张伟从周口师专毕业,放弃了在县城工作的机会,回到老家——远离县城临近安徽的秋渠乡,在秋渠一中当了一名普通教师,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家乡的孩子就近也能上好学。

  张伟先后当过班主任、团委书记、政教主任。2003年,他临危受命,接任秋渠一中校长。当时的学校人心涣散,教育质量已连续3年在全县位居后3名,生源流失严重,群众极不满意。从此,张伟和他的团队下决心要把学校办好。

  张伟的家离学校只有200多米,但他却长年住校,“工作忙,实在没办法”。他既是校长,又是九年级历史教师。辛勤的工作换来了学校各项事业的发展:2011年、2012年、2013年连续3年中招平均分居全县初中第一,中招综合量化均位居全县前三;在校生不断增加,目前达到1100多人;县内外许多学校纷纷慕名来学习,学校成为郸城农村教育最亮的“牌子”。

  2010年,张伟被评为周口市优秀校长,2012年被评为郸城县十佳校长,2013年又被评为河南省优秀教师。

  未了的心愿

  1972年9月出生的张伟,幼时家境贫寒,父亲弟兄三人,两个未娶,幼小的张伟过继给了大伯。张伟和大伯一起生活,靠着勤奋努力,终于端上了“铁饭碗”。

  就在张伟工作后的第二年,大伯病逝,给大伯送终后,他又回到了生父身边。张伟的两个弟弟在外打工,有出息的他就成了年迈父母的依靠。天有不测风云,生父5年前去世,留下了一笔医疗费债务,母亲去年乳腺癌刚做过手术,妻子小学文化在家务农,一双儿女分别在高中、初中求学,他成了妻儿的“天”。

  3月15日、16日,周末假期。张伟本有两个心愿:陪母亲去医院做手术后的复查;陪上高三的女儿好好吃顿饭,祝贺她顺利通过北京电子科技大学的自主招生考试……但他的心愿却成了永远的遗愿。

  3月18日,郸城县委、县政府领导得知张伟的事迹后,要求有关方面安排好张伟的后事,并结合第二批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学习宣传好张伟同志的事迹。(记者 李见新 通讯员 张本宝 刘学源)《中国教育报》2014年3月19日第3版

张伟:干教育是个良心活儿

  学校师生和父老乡亲自发为张伟送行。张亮亮 摄

  早春的郸城,乍暖还寒。偶尔一阵轻风掠过,仿佛在擦拭着人们的眼泪。

  3月20日上午9点,在河南省周口市郸城县秋渠乡南街村一处破旧的小院里,一场简单的追悼仪式正在举行。

  爱戴他的学生来了,以前的同学来了,学校的同事来了,教育部门的领导来了,当地的政府官员来了,十里八村的乡亲们也来了,数千人的送别队伍,从院内的悼念棚前一直延伸到院外,每一个人都眼含泪水深情地送别他——秋渠一中校长张伟。

  “三尺讲台安身立命,一腔挚爱播地洒天。”简易肃穆的悼念棚前,一副只有16个字的挽联,浓缩了张伟20年的教师人生。

  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仍在践行焦裕禄精神

  “张伟校长,张伟同志,张伟好兄弟:如果不是站在你的遗像前,如果不是这么多领导和亲朋好友来送你,我还是不相信你已经离开我们……”追悼仪式上,作为患难与共20余年的“战友”,秋渠乡中心校校长朱全好一边擦泪一边动情地回忆着自己与张伟相处的点点滴滴。

  “他正年轻,怎么说走就走了呢?他对谁都好,村里人都知道!”今年74岁的李秀兰老人,看着张伟从小长大,她流着泪反复重复着这句话。

  “要不是参加张校长的追悼会,很多人不会想到,他的家离学校只有200多米,他却11年吃住在校。”秋渠一中德育主任刘锦华说。

  “上周一下午第三节课后,张校长路过同事的办公桌,一边仔细询问工作情况,还一边开玩笑地说,‘我这里还有点铁观音,你们喝不喝?如果不喝可就没有了啊’。他那天还在这的,就在这啊……”说着说着,秋渠一中九年级化学教师韩新愿嚎啕大哭。

  “张校长,您怎么就走了呢?我们离不开您啊……”学生们的哭泣声此起彼伏,声声呼唤令人动容。

  ……

  3月17日晚上,张伟最后一次到教学楼检查完学生晚自习,在办公室准备当晚召开的校班子会材料时,突然脑干出血,倒在办公桌前,再也没能醒来。

  “如果不是高强度的连续工作,张校长也许不会离开,他是累倒在工作岗位上的啊!”当晚陪同张伟检查的校党支部副书记张洪涛哽咽着说。

  其实,去年张伟就被检查出高血压、高血脂,但他并没有把这些放在心上。张伟的同学吴光远告诉记者:“有一次同学聚会,我劝他说,都过40岁的人了,犯不着拼命干工作。可是张伟却不这么想,他说,‘干教育是个良心活儿,人家把孩子、把下一代交给咱了,咱得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对得起孩子和家长!’”

  3月20日下午,记者走进张伟的办公室,办公桌上摆放着的工作日志,详细记载着当天的各项工作记录:“3月17日,教师例会。一、做好月考准备工作;二、各班做好‘学雷锋、见行动,从我做起’演讲工作;三、加强学生纪律教育……”

  在这一页工作日志下方,一行苍劲有力的笔迹特别醒目:“焦裕禄精神,习近平概括为亲民爱民、艰苦奋斗、科学求实、迎难而上、无私奉献。”这一天,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赴河南省兰考县调研指导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

  “张伟在生前的最后一天,还在学习焦裕禄精神,其实,这也正是他人生精神的真实写照。郸城县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领导小组已经下发通知,要求全县党员干部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深入学习张伟同志先进事迹,切实让榜样力量发挥示范引领作用,成为推动全县各项事业改革发展的巨大精神力量。”郸城县教体局局长刘现营说。

  夜以继日,殚精竭虑,濒临关门的学校成了“名校”

  张伟出生在一个贫寒的农村家庭,高考结束后,勤奋好学的他考出了全校应届班第一名的好成绩,但他义无反顾地报考了周口师专中文系。1994年,大学毕业后,张伟又主动放弃在县城工作的机会,回到自己的老家秋渠乡,在秋渠一中当了一名普通教师。

  2003年,张伟担任秋渠一中校长。当时的秋渠一中,校园泥路坑洼不平,校舍简陋。尤其是教育质量,连续3年位居全县后3名,生源流失严重,全校只有300多人,本来数量就不足的教师都在想方设法要求调走。

  面对濒临关门的学校,临危受命的张伟发誓:“我一定要把秋渠一中办成全县最好的学校!”于是,在接下来的4000多个日夜里,张伟夜以继日、殚精竭虑,在充满荆棘的办学道路上艰难跋涉。

  校舍简陋,他积极奔走呼告,向上级争取建设资金;校园道路不平,他亲自带领师生利用课余时间搬来旧砖铺平路面。“张校长没一点儿架子,干什么活儿都亲自带头。当年我们搬砖铺校园时,他总是跑得最快、搬得最多。”回忆起往事,目前在郸城三高高三年级就读的韩晨仍历历在目。

  然而,相对于校舍的改变,教育质量的提高更难。为了啃下这块“硬骨头”,张伟首先从领导班子和教师队伍上下功夫,调动教师的积极性。

  在班子建设方面,秋渠一中坚持每周开一次业务学习会,提高管理水平;每月开一次民主生活会,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查找工作中的不足,既团结了干部又推进了工作。在教师队伍建设上,学校从师德教育入手,调动了教师干事创业的积极性,涌现出一大批优秀教师。

  促使秋渠一中教育质量“脱胎换骨”的另一个“法宝”是深化课堂教学改革。“学校成立了业务小组,集体备课、评课、赛课,全面抓好‘高效课堂’,提高教师驾驭课堂的能力。同时,张伟还带领班子成员和业务骨干,深入省内外教育质量较高的学校听课、座谈,虚心请教,并把所学逐步转化为符合学校实际的有效管理办法。”秋渠一中副校长刘华说。

  11年的心血没有白费,学校办学条件明显改善,优秀教师团队逐渐形成,省市县级师德模范不断涌现,教育教学质量迅速攀升,学生人数不断增加。“现在,在校生已经达到1100多人,每学期都有10多所学校慕名前来参观学习。学校出名了,张校长却走了……”刘华痛心地说。

  婉拒20万元高薪,家里最值钱的是一套布沙发

  3月20日下午,记者先后来到张伟的两个“家”——秋渠乡南街村的“家”和学校食堂二楼的两小间不足20平方米的“家”。

  在南街村的“家”中,由于常年无人居住,4间瓦房里除了一个破柜子和几袋杂物外,再也看不到任何东西,顶棚更是破烂不堪。在学校食堂二楼的“家”中,只有一张床、一张旧桌子、一个布衣柜、一台旧电视机和一套3年前花740元购买的布沙发。“这间屋子冬冷夏热,有时下雨还会漏水,屋外简单垒起的小棚子就是张校长家的简易厨房。”学校一位后勤教师说。

  客厅里,张伟的妻子韩春英身体斜倒在沙发边,悲痛地告诉记者:“自从他当了校长后,我们全家就搬到学校住,到现在我们也没有自己的房子。但我什么都不要,我只想他好好地活着……”

  张伟家庭贫寒,父亲5年前去世,留下一笔医疗费债务;他的母亲去年乳腺癌刚做过手术,妻子小学文化在家务农,一双儿女分别在高中、初中求学。张伟每月2000多元的工资是全家的“经济支柱”。为缓解家庭经济紧张的局面,每天早上四五点钟,韩春英就来到学校厨房,帮助洗菜、切菜,每月工资800元。她还用煤球炉在家里负责给全校教师烧水送水,一年的工资是2000元。

  张伟当上校长后,妻子希望能够涨点儿工资,被他拒绝。“我当校长哩,你咋能搞这个特殊?”韩春英流着眼泪回忆说。至今,韩春英的工资一分钱也没涨,而这两份工作,她已经坚持了15年。

  尽管家庭经济十分紧张,但哪个同事手头紧,张伟却总是毫不犹豫地掏出几百元钱,他还资助了好几名贫困学生。

  3月20日,从网上看到张伟去世的消息后,郑州科技学院2013级应用电子专业学生单秋香,专门请假赶回母校送别自己的老师。“张校长当时教历史课,他上课生动有趣,我们都爱听。我初三毕业考上职专后,上不起学,他还给我拿了几百元学费。”

  把一所薄弱校办成了“名校”,张伟成为了当地的“名人”,不断有民办学校或企业出高薪向张伟伸出“橄榄枝”。

  2012年暑假的一天,张伟来到朱全好办公室说:“有一所民办高中跟我说了3个月了,聘请我担任教务主任,年薪20万元,并安排家属在后勤岗位工作。如果考虑家庭情况我应该去,可我真不忍心离开秋渠。我该怎么办?”

  “按工作、按对家乡教育做贡献,你不能走;但按你的家庭实际情况和孩子的发展,你应该去。你慎重选择吧,因为你常说,‘人的幸福不仅仅是通过金钱来衡量和体现的’。”朱全好说。

  然而暑假开学后,张伟又出现在秋渠一中的校园里,他舍不得离开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浸透着自己心血和汗水的秋渠一中。

  结婚19年,带妻子坐一次火车的愿望成为遗愿

  3月17日,张伟生命的最后一天。上午10点参加完学校中招备考会后,他在教师“汉字工程”每周展板上工工整整写下了一行粉笔字,这也是他最后一次给全校师生留言:“胜利的时候不要忘却从前,失败的时候不要忘记还有将来。”

  “连续3年,学校中招平均分位居全县初中第一,综合量化考核居全县前3名。今年的中招考试在即,张校长是在鼓励全校师生,2014年中招要继续考出好成绩。”3月20日,站在“汉字工程”展板前,郸城县教体局人事股股长于广锋指着那行隽秀的粉笔字悲痛地说。

  朱全好告诉记者,担任校长11年,张伟时刻心系学生的学习、食宿和安全。我们在一起时,他总对我说:“我习惯在校园里,有时出去开会或学习,哪怕是一天、半天,身在外地心却总是在学校。”

  “无论是平时还是假期,张校长基本上没有离开过校园。有时出差晚上回来晚,他怕影响我休息,就自己用钥匙轻轻打开大门。”看守学校大门的卫钱立老人说。

  2012年,秋渠乡作为郸城县唯一的乡镇代表,接受全省教育先进县创建验收,而秋渠一中则成为教育先进县创建工作的关键。虽然要在短短的3个月时间完成任务,张伟却依然接受了“只能成功,不能失败”的“军令状”。面对教师们的质疑和埋怨,张伟却笑着说:“这世上没有秋渠一中人过不去的火焰山。”在那段日子,值班巡夜的教师每天深夜都会发现,校长办公室的灯一直亮着。验收成功后,张伟整整睡了一天一夜没有起床。

  把青春献给钟爱的教育事业,他无怨无悔,对教育的痴情,使他忘记了家庭,疏忽了亲情。张伟父亲去世时,正赶上星期日,第二天他就强忍悲痛站在了讲台上。

  “张校长对我影响最大。”秋渠二中校长刘中华曾经与张伟做同事12年。在张伟的影响和培养下,刘中华先后在秋渠一中任政教主任、副校长,2012年到秋渠二中担任校长。“在张伟身上,我看到最多的是一名教师对教育事业的挚爱和对学生的仁爱之心,这种爱20年来一直没有改变。”

  “我很幸运,遇到了张伟这个好校长。”秋渠一中教师王增禄说。由于家庭情况不好,他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是张伟忙前忙后为他介绍对象。王增禄结婚后,张伟又想法设法把他的爱人调到秋渠一中任课,夫妻俩得以团聚。

  “他就是这样,谁家的孩子没办户口,哪个小伙子还没找对象,谁最近身体不舒服,哪个班的孩子家境贫寒、个性倔强,他都一一记着。心中总是想着大家,唯独没有想到自己。”刘华说。

  很多人都说张伟很“傻”:废寝忘食扑在学校里,家庭妻儿都顾不上,每个月拿如此微薄的工资,无车无房,家徒四壁,“不知道他图什么”。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他们心里却是满满的叹服。因为他们都知道,如果不是11年前张伟的临危受命,还不知道现在的秋渠一中会是什么样子。

  “我今年都44岁了,连一次火车也没坐过。结婚19年了,我们也从没有出去旅游过。我知道家里条件差,出去一次够孩子半年的生活费。前段时间张伟说,无论如何,等女儿今年高考结束,他一定带着全家出去旅游一次,也圆一下我想坐火车的梦想。可是……”说着说着,韩春英站着的身体像要倒下来,身边的亲戚赶紧搀扶起她…… (中国教育报记者 李见新)

  张伟:校长之死引发的乡村震荡

  3月20日,2000多人自发来为张伟送行。

  那支佩戴白花的队伍是从河南省周口市郸城县秋渠乡第一中学的门口开始排起来的。校门口的水泥路50多米长,右拐,就是秋渠乡大街。街上的商户们也加入了吊丧队伍中,人群在大街上排了100多米,拐入一条坑坑洼洼的土路。然后,里三层、外三层的乡亲们排了又是快50米,才到秋渠一中校长张伟家4间堂屋所在的那条小胡同。

  在人世间的最后一段路程上,于困苦中离世的乡村中学校长张伟得到了乡人们近乎热烈的关注。

  “我们最初买了1000朵白花,不够,后来又买了2000朵。”张伟的好友、秋渠乡中心校校长朱全好说,“那些花最后剩了也就不到400朵。”

  这将近3000人里,有正在县城读高三的学生任俊飞。还有几天就是高考前的第一次模拟考试,但和他一样从秋渠一中考去县里的20多个同学,都是一听到消息就请假回乡。小巴车载着他们离开繁华的县城,驶上双车道的柏油马路,最后转上比一辆卡车略宽的水泥道,才回到秋渠乡。这里是郸城县最偏远的一处乡镇。

  他的骤然离去震惊了很多人。有秋渠乡的乡亲感叹,张伟走了,这家人塌了半边天,秋渠乡也是塌了半边天,以后孩子们的教育怎么办?

  “但凡前两天能多睡上一两个小时,也许就不至于这么快走了”

  42岁的张伟,已经在秋渠一中当了10年校长。

  3月15日,星期六,张伟监督工人把学生宿舍楼前600多平方米的空地翻修成水泥坪。为了保证质量,他跟着工人直到半夜。

  第二天,他白天指导九年级学生做中考的实验练习,晚上值夜班时,两个学生打架,他一直处理到半夜1点多。周一下午,中心学校校长朱全好布置给张伟说:现在还有春季招生工作相对滞后的问题,孩子们的伙食要改善,学雷锋活动要深入开展……他把这些一条条记在了工作笔记上。

  张伟和妻子韩春英一起吃好饭,对妻子说,你先回家,我待会要开个会。

  会还没开,张伟就倒在了办公桌前。闻讯赶来的妻子走进校长办公室,只见丈夫坐在办公椅上,捂着脑袋:“我头好疼……”

  这是他说出的最后一句话。

  3月17日,昼夜不停歇地工作了3天之后,他突发脑干出血,倒在了办公室里。

  “但凡前两天能多睡上一两个小时,也许就不至于这么快走了。”张伟的老母亲后来抹着眼泪说。

  “我总觉得他还没走,每次望向校长室都觉得奇怪:灯怎么没开呢?”妻子一边说,泪水一边滴滴答答地从鼻尖滑落。

  丈夫去世后,她想起来,之前有那么几次,她看见张伟一个人在屋里抹眼泪。问他怎么了,他却又没事儿人似的笑着岔开话题。

  朱全好猜测,他也许是在为错过了女儿参加自主招生的机会而后悔。原本读高三的大女儿已经有了参加北京一所高校自主招生的机会,但他工作一忙,在网上最后确认名额的那天忘了这件事。

  张伟去世后,郸城县教育局很快下发了“关于向张伟学习的决定”。在秋渠一中上七年级的小儿子和其他同学一样,在老师要求下写了命题作文《我心目中的张伟校长》。他在作文里问:您对教育事业呕心沥血,图啥?你总是笑着说‘让我们这边的人上好学’,您资助的那个女生得知(去世的消息)以后,火速赶到,发现事都过去了,跪到您坟前磕了3个头……正面临高考的您的学生也回来了,拿出自己的50块钱,您,就图这个吗?

  张伟出殡那天,秋渠乡街上的乡亲们都聚在张伟家4间堂屋的周围,朱全好作为朋友致辞,任俊飞听到他提起逝者的妻子儿女,眼泪一下涌出来了。

  他和张晗是同学,从前在秋渠一中的时候,常常看见校长和一双子女没大没小地玩在一起,温馨的样子让人看了就羡慕。

  “从前大家都要送孩子去县里上私立中学,现在都认为,把孩子放在秋渠一中上学,会有出路”

  师生们早已习惯了看到在校园里转来转去的张伟。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略长,脑袋圆圆,脸膛黑黑,头发稀少,两鬓斑白,衣着不大讲究,甚至曾穿着黑不溜秋的运动裤迎接前来视察的领导。

  学生课间操的时候,这位大叔会出现在操场上,左手拿着话筒,右臂夹着笔记本,看到有哪儿做得不好的,随时提起话筒提醒。九年级学生跑步训练的时候,胖乎乎的张校长也会跟在队伍后面跑得气喘吁吁,“让人不使劲儿跑都觉得对不起他”。校长还会出现在每天晚自习之后的教学楼里,想在熄灯后继续温书或是玩耍的同学,一不小心就会被打着电筒巡视的他逮住。

  “什么都没有规律的作息和健康的身体重要。”他把学生劝回去。

  但也有学生纳闷:每晚都是校长巡视校园,早上5点多大家起来早自习,他就已经又在校园里转悠了——他自己什么时候睡觉呢?

  舅舅李景文觉得张伟“要强”,总想把事情做到最好。这位校长习惯在自己的工作笔记里条理分明地记录接下来的工作内容,也时常在大喇叭里召集全校教师开会。秋渠一中这几年常常要迎接上级考察、验收,为了写好各种报告、讲话稿,张伟总把闹钟设为半夜12点,在夜深人静时起身构思。

  不管怎样,每个周五,当学生们纷纷离开校园回家的时候,张伟总会站在校门口目送大家离开。回想起初中时的这一瞬间,任俊飞觉得校长这么做“没必要”,但在这样的目光中回家,自己又总会觉得“很安心”。

  他一直记得,小学毕业那年暑假,张伟和几个老师乘着农用拖拉机赶到他家,对他爷爷奶奶说:“孩子交给我,您放心,我一定尽心尽力把他培养好。”

  “他做到了。”任俊飞正色说。初中毕业后,他顺利考入郸城一高——这是当地出名的好学校,“每年河南省考上北大清华的学生里面,每五个就有一个出自这所学校”。

  “我们村的人都敬佩他。”任俊飞说,“从前大家都要送孩子去县里上私立中学,现在都认为,把孩子放在秋渠一中上学,会有出路。”

  除了任俊飞这样的尖子生,张伟劝回秋渠一中的学生中,还有那些为了扶助兄弟而不得不辍学的女孩。据说他口才极好,一条条地给家长说国家政策:“两免一补”,特困生上学不花钱,还能有补助;按国家规定,女孩也是继承人,和男孩子没两样。

  就是这样一家一家地游说,一门课一门课地把关后,秋渠一中在张伟手中开始变得不一样了。当年他刚上任时,学校濒临倒闭,平均成绩在县里垫底,更没人能考上县里最好的高中。而如今,秋渠一中已经是郸城县最好的公立初中之一;那些曾经想让姐姐辍学的家庭,如今把妹妹都送进了这里读书。

  今年,张伟曾兴奋地对同事预测说,夏天这100多个毕业生里面,怎么也得有20多个学生能考上郸城一高。

  “20万年薪算什么,我们一年的产值就有2000多万呢”

  张伟没等到今年这届学生毕业的日子。

  女儿张晗还记得父亲生前跟她说过的往事:张伟小时候,家里困难,买不起表。为了上学不迟到,他每天天不亮就醒,跑到一里外的学校看有没有开门。要是还早,就回家继续睡一会儿,然后再去,直到学校开门。她觉得自己怎样也学不到父亲那样的认真。

  很多学生也记得张校长念叨过的早年生活,包括他在上世纪90年代初上大学时一个月仅有5块钱的生活费。因为贫困,张伟在年幼时被过继给大伯,在初中时被当教师的舅舅李景文带到附近的双楼乡一中读书,也在想与爱人结婚时遭到岳母的反对。尽管如此,他已经是兄弟中唯一一个能够读书的幸运儿。

  而他在中学时就告诉舅舅:“我觉得像你这样当教师挺好的。”

  李景文对记者解释说,张伟想当教师,并不是因为喜欢教书,而是看重这份工作能让老家贫困的农村孩子有出路。

  事实上,不管从哪个角度看,对张伟而言,回秋渠乡老家当老师都不是一个聪明的决定。20年前,他从周口师专中文系毕业,据说文笔很好,有机会留在县城工作,在粮油公司当总经理的亲戚也想找他去帮忙。张伟把同学介绍去了粮油公司,自己回老家教书。现在,那位同学身家以百万计,而在工作时骤然离世的张伟则成了当地教育局号召教师们安贫乐道的新典型——他一个月工资2000元出头,“处处以大局为重,工作勇挑重担,从不向组织上提出照顾和过分要求”。

  去年高考期间,张伟被测出血压高达220多,吓得医生以为量错了。可因为还有监考高考的任务,他只是笑眯眯地对担心的同事说:“我耐高压。”

  张伟和妻儿一家四口长年住在学校两间不足20平方米的屋子里。他的床头挂着一块有些掉漆的奖章,是被评为“河南省优秀教师”的奖品;同样被放在床头的,还有一尊略有些暗哑的水晶玻璃奖杯,上面写着红色的“十佳校长”四个字。

  他妻子韩春英没上过学,给学校帮忙烧开水,一年工资3000元,校长也不肯给她加薪。

  回想起来,她的眼泪扑簌簌地掉:总是劝丈夫不要太劳累,可他哪听得进去。

  韩春英回忆,最近这10年,当上校长的张伟有不止一次的机会升迁或是加入朋友的生意,但他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延续了自己的生活,他相信学生们远比教委更需要自己。

  只有一回,张伟似乎犹豫了挺长时间:另一所私立高中来聘请他,愿意出20万元的年薪,并安排妻子工作。副校长刘华知道这消息后,问他:“你要是走了,秋渠一中怎么办?”

  “我们是算过这笔账的。”刘华掰着指头说,“一个秋渠乡的孩子要是上县城读私立学校,家里每年学费、生活费的支出大概得要两万块钱。那还不都是秋渠乡老百姓的血汗钱?秋渠一中有1000多个学生,我们把学校办好了,让秋渠乡的孩子在家门口就能读上书,那不是给老百姓省下了2000多万?20万年薪算什么,我们一年的产值就有2000多万呢。”

  此后,张伟再也没有提过离开的事。(中国教育报记者 黄昉苨)

  中国教育报评论员:用生命铸就教育信仰

  “三尺讲台安身立命,一腔挚爱播地洒天。”河南省郸城县秋渠一中校长张伟用42年的生命旅程,告诉我们平凡、坚守和担当的力量。

  一所濒临关闭的农村学校,经过10余年的努力,得到脱胎换骨式的发展,成为当地名校。在这个漫长的发展过程中,我们看到了一个学校领路人的付出。

  校舍简陋,他积极奔走呼告;道路不平,他亲自带领师生利用课余时间搬来旧砖铺平;为了教育质量提升,他推进课堂教学改革……11年的心血,学校办学条件改善了,优秀教师团队形成了,教学质量迅速攀升,学生人数不断增加。

  在这些朴实的往事里,我们无法找到什么惊天动地的故事,一切都是那么朴素而平凡。

  平凡因为时间获得了新的高度,平凡因为坚守变成改变社会的力量。张伟用坚守的身影关怀着一所学校、一群孩子的未来。

  清贫和富有,有时候就在一念之间,但这一念之间,我们看到了师德的力量。张伟拒绝了民办学校的高薪聘请,把全部心思放在学校发展上,留下一个清贫的家。在这个物质日益丰富的时代,一个家徒四壁的校长让我们泪流满面,清贫和富有在这一瞬间转换。他的清贫映照着一位教师的富有,这是他对自己脚下土地的担当。

  张伟说,干教育是一个良心活儿。这是他的教育底线,更是他的教育信仰。“人的幸福不仅仅是通过金钱来衡量和体现的。”在张伟的工作日记上,他写下了焦裕禄精神,“亲民爱民、艰苦奋斗、科学求实、迎难而上、无私奉献”。这是他内心对自己的要求,是他精神的方向标。他用自己的方式,用清贫、律己、奋斗和奋不顾身的行动践行着焦裕禄精神。

  当学生、家长、群众夹道送别校长张伟时,我们看到人们他对平凡一生绽放出的光辉的珍视:他是照亮孩子未来的灯塔,是秋渠乡那片土地得以富有的肩膀,是埋头苦干和拼命硬干的民族脊梁。

  在这个悲伤之后,我们要对得起那沉甸甸的“财富”。(本报评论员)《中国教育报》2014年3月26日第1版

2002-2014 中共南京艺术学院委员会 宣传部 版权所有 © 江苏省南京市北京西路74号
Copyright © 2014 Nanjing University Of the Arts &nbsp Powered by 信息化建设管理中心

苏ICP备05007126